今日訪客:11
總計訪客:51399
2015年7月16日起算
每日上午7:00更新
惜緣、惜福、感恩、報恩——智者文教基金會
叢林晚春

本書敘述一則與離別和思念有關的故事。故事主角是一個十七歲少年,他離開都會市井來到深山叢林(叢林即大道場之別稱)學習過修行人的生活。在經歷由嚴冬到隔年晚春三個月的沉澱薰修之後,再度辭別山林踏向未知的旅程。感念故人提攜之恩,遂寫下「時之諄諄,昔之藐藐;嚴冬之凜凜,晚春之依依」的心語,為故事中心主題。

人心之溫厚感懷,往往因離別而生。人與人數數相見,習以為常,則不覺其可貴之處;唯有人與人漫漫相離,音訊杳然,方顯萍水因緣之難值易逝。是以古來凡抒寫離情之詩文,皆用心至深,感人肺腑,正因相別而體悟相聚之不易,相知而更念相憶之情長。既別之後,唯以書信捎問近況。然古時交通不便,往返費時,一方寫信,數月經年乃有回音。是以古人接信,如接大賓,甚或長跪恭讀,敬重倍常。若值戰亂烽火之際,一紙家書飄搖而至,每令人欣喜若狂,可抵無價萬金。

由此可知,時空之漫長隔閡,乃使人心滌盡浮華虛矯,回歸至善純真之良方。且觀今時科技發達、通訊便利,人與人跨越時空障礙,隨時隨處皆可網路傳訊,社交範圍亦遠大於古代社會。今人無復古人之離愁傷感、悵然懸念,然亦不復古人之永懷故舊、思念情長。人與人朝夕傳訊,非但不覺何可珍重,反將訊息視為垃圾;人與人時刻互聯,不惟不感相聚幸甚,乃以多言招致猜疑。正如《論語》所云:「事君數,斯辱矣;朋友數,斯疏矣。」便利之通訊似可增加溝通機會、促進人際互動,實則導致人心冷漠疏離,甚且常以細故斷絕往來。

為人貴在存心。古人因離亂悲歡、欲見無由,而於孤獨自處中涵養真摯情操、執節不移;今人由通訊密集、聯繫頻繁,乃於社交魚雁中迷失真心至性、隨波逐流。若以物質發展視之,古不如今;然以心地修為而論,今人性情之浮淺躁動,相擬古人存心之深沉靜思,可謂差以千里。今藉冬寒、春暖以至春去之時節更易,寓託入山、住山及至辭山之情節推移,正以滌除世俗庸態,啟迪萌發一點真心。


【備註】
1.本書為繪本,共十五幀跨頁彩圖,文字淺顯,雅俗共賞。
2.本書為早期排版,無法提供電子檔。

返回目錄